当前位置:首页 > 恋爱交友 > 男性情感 > > 正文

矮个子男人的悲壮青春 身边的爱情真遥远

发表于:2014-03-23来源:矮油吧阅读次数:

我大学毕业后我进了武汉一家大型国企,做技术工作。论家境,论收入都不错。要说我自己吧,除了长得矮一些,我觉得也没有别的大缺点。但是,我现在才知道,一个男人若是长得太矮,真是一个致命的打击。

我一米六不到,以前没感觉到身高的影响,直到大学才意识到身高对我的折磨。

初恋:就这么幻灭

大学的时候,我谈过恋爱。她叫邱秋,比我低一届。我追求她的时候用了很大的功夫,可以说,能想到的浪漫都用上了。她说我一点也不像个理科生,甚至还“拷问”我是不是花心萝卜,常常用这些小伎俩去追女生。

说归说,我相信邱秋对我还是有感情的,只不过她一直也没对家人说。我毕业后顺利地找到了好单位,跟家里也坦白了恋情,然后我又顺理成章地要求去邱秋家拜访拜访。

可是邱秋却坚持以后再说。她说她现在还没毕业,担心父母不同意。我说:“我们可以先恋爱嘛,我也没说现在就要结婚呀。”在我的一再追问下,邱秋才说出实情:原来,邱秋的父母对男生的长相是很看重的,她说如果他们看到我,一定会反对。

虽然我知道她说的是实话,也没有瞧不起我的意思,但爱情碰到这样的礁石,我还是受伤了。

我跟邱秋就这样结束了。其实,就算是能够争取,我也不会去努力了。当时我天真地鄙视她和她父母,觉得他们太以貌取人而忽视了一个人的内心。

相亲:主角变配角

失去初恋总是难过的。影响一直持续了一年多,加上我的工作环境少有女性,所以感情进入真空期。

到了2006年,我在父母的资助下在武汉按揭买了一套房子,然后他们开始暗示我应该考虑个人问题了。这套房子仿佛成了我脚下的基石,让我一下高大起来,周围的嫂子开始给我介绍对象。

虽然恋爱过一次,但我对可能到来的爱情还是很羞涩。一开始,每次我都会拉上我的男同事陪我一起去相亲。

记得有一次,我跟相亲的对象约到肯德基,我去买餐的时候看到那女孩子跟我同事聊得很好,我买餐回来,她就没什么话说了。过了一会儿,同事说先走,然后那女孩也说有事走了。这种相亲几乎没有成功过,于是那段时间我就相了很多次亲。以致应了那句名言:我不在相亲,就在去相亲的路上。

还有一次相亲也是叫上大学时期的一个好朋友,那个朋友热爱锻炼,长得比较阳光,我觉得这也许可以提高我的形象分——人家一看,虽然这小伙子矮,但是交往的都是很不错的朋友,是个阳光型的矮男。没想到,跟我相亲的那女孩,一点面子不给,第二天就开始狂追我那朋友。

要说没打击,那是不可能的。可是我总是化悲痛为力量,我觉得自己的内在这么优秀,总会遇上一个合适的吧。有几次相亲,看到对方个头不高,我也增添了几分自信。可是没想到,矮姑娘也看不中我,这才真是秃子笑瘌痢呢。后来我发誓,我也要找个高个子姑娘,改善改善我家的基因,免得我的儿子也跟我一样被人挑。

结婚:房子过户她才嫁

也许真的是那花带给我好运,之后不久,我还真谈了个女朋友。她叫柳静欣,我们是她姨妈撮合到一起的。虽然她工作不稳定,但是我觉得她还不错,并且,她比我高,这一点尤其让我满意,凭什么我一定要找个比自己矮的?我就找个高的改良一下基因。

跟小柳相处得应该算不错,其实我也是个能说会道的人,只因为矮小,所以在女孩子面前失去了光彩,只要有人欣赏,我还是会发光的。

可是,时间一长,我发现小柳不太愿意在别人面前跟我表现出亲热,有时候我们走在街上,她都故意装着看风景,走在我后面。有一次我陪她去商场,她说要买鞋,试了好几双,最后嘟着嘴说没好看的。我指着一双说:“这双不挺好吗?”“这是高跟鞋,跟你在一起,我都没机会穿高跟鞋了。”出于内疚,那天我给她买了好几件衣服作为补偿。

2008年5月,跟小柳开始谈及婚嫁。小柳家在镇上,未来的姑爷上门,街坊邻居都来串门看热闹。那天,我买了很多东西,小柳家很有面子。后来就谈起结婚的事,还真是“谈”,谈判的“谈”,小柳的妈妈提出了一大堆要求,其中有一项就是把现在的房子过户到小柳名下。这一点让我异常为难,一来这房子虽然是我的名字,但以后是要留给我父母养老的;二来,既然结婚在一起,那干嘛还要浪费钱去过户。

从她家回来后,小柳对我撒了好几天娇,让我同意她妈的意见。这一次我很严肃地对她说:“我理解你妈妈的心情,但是这一条是办不到的。希望你也不要让我为难。”小柳当时就变了脸,她说:“如果你不答应,我妈也不会同意我嫁给你。我一米六几的个头,找个高高帅帅的不行吗?没有房子谁嫁给你?”

平时开玩笑我会把这些话当耳边风,但是这一次她的话深深地刺痛了我。虽然我并没指望刻骨铭心的,但是也没想到她的爱这么势利,并且她还赤裸裸、血淋淋地揭了这个短。

重逢:爱是那么深

跟小柳分手我也不是很痛苦。真正让我痛苦的是我又遇见了邱秋。

在同学的婚礼上相遇的时候,邱秋是独自前来的,她也还没有结婚。不是有句歌词:情人还是老的好,我就是这种感觉。虽然我们有好几年没有见过面,虽然我相过亲也谈过恋爱,但是,当她坐在我面前时,我还是觉得她最好。

我觉得邱秋也是爱我的,不都说初恋是最单纯的吗?我跟邱秋就是这样:不计较家庭环境,不计较工作好坏,甚至也不计较外形美丑。我跟邱秋又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。虽然还有顾虑,虽然还是害怕,但我们抵抗不了对彼此的感觉。

到现在,我跟邱秋已经在一起大半年了,除了身高这个话题,别的时候我们都很开心。

其实我心里也明白,从内心来说,邱秋是不在乎我的身高的。只是她预料到她父母会反对我们在一起,正因为深爱,所以她不敢冒险带我回家。邱秋说她有一次曾在家里含蓄地试探过,她父母的反应不出她的意料。

如今,我跟邱秋还瞒着她父母。她安慰我说:“不要急,我是女孩子,等我三十好几了,他们就会着急了,到时候我们再公开,他们应该就会同意了。”可是邱秋不知道,她的这善解人意的话让我多难过,就因为我的身高,也许让她最后会背着一个“处理品”的名义嫁给我。

我自觉是一个开朗的人,但是在我将近三十年的人生里,因为身高而遭受的白眼已经让我内心有了一道深深的伤痕。我还可以继续开心,还会继续快乐,但这个伤痕是抹不去了,特别是我的爱情为之受煎熬的时候。我最近一直在想,哪个医院能做断骨增高术,当然要可靠的,保险系数高的。我可不希望自己越变越矮或是变成残疾。我知道这样的想法有些疯狂,可就像穷极的人梦想中彩票一样,我真的是做梦都盼望着一夜增高的奇迹。

以前,我为爱而想增高。现在爱情来了,我突然觉得增高的目的不再仅仅是爱了,也许是不自觉地想对抗某种势力,摆脱某种宿命。

一周热门点击